« 人生皆是過客 | トップページ | 如何除掉心中的雜草 »

2015年10月27日 (火)

那個永遠不付賬的小姐

我與不付賬小姐的相識純屬偶然,她是我朋友的朋友。朋友攢局拉大家一起出來吃飯唱K,飯桌上不付賬小姐端坐在旁邊笑眼盈盈,我們就彼此交換了姓名。她極瘦,一頭醉人長髮,小臉上一雙黑豆子似的眼睛,笑起來不乏美感。她對我說上網儲值卡 最平,你是XX的朋友吧,老是聽XX提起你,你知道今天是XX請客吧?多吃點,你知道今天是XX請客吧?
那一瞬間我誤以為自己按下了複讀機,為何一個人會在四周安靜的情況下毫無緣由地把一句話準確無誤地重複兩次?答案似乎是為了強調。桌上的所有朋友都是在校大學生,大家來自普通家庭,出來玩都是默認的AA制。因此我理所當然地認為不付賬小姐是在開玩笑,於是就應和著說,對啊,我知道啊。沒想到剛說完這句,就發現幾雙目光尷尬地掃射過來,有個急性子忙不迭地說“日後誰發了大財再請客,今天還是A吧”。繼而一片附和聲。這樣的語境下,我感到了濃濃的尷尬。
朋友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那姑娘是個愛坑錢的主兒,你別理她。我還沒回過神來,不付賬小姐已經字正腔圓地聲明了,“我不管,反正XX叫我來的時候沒說是AA制,別人怎麼樣都行,我這份兒是XX請定了。”這時候她臉上沒有了笑容,意外地認真。那雙黑豆子似的眼睛平添了幾分滑稽感改善肌膚彈性。在座的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苦笑,我才明白,她是來真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很快不付賬小姐表示,自己在手機上看到了等一下要去的KTV有團購,可以在網上預訂。我們就叫她用手機先把錢付了,大家再分別把錢給她,不付賬小姐滿口答應。
吃完飯後大家紛紛起身離桌,我跟不付賬小姐一起走在後面,我好意地問,剛剛那個團購你已經買好了吧?不料不付賬小姐立刻露出愁眉苦臉的樣子說,沒有啊,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沒辦法付款。我感到很奇怪,連忙提出自己可以幫她看一下是不是手機軟體哪里有問題。不付賬小姐誇張地按住手機螢幕說,啊,手機這種私密的東西,我不太習慣給別人看的。我的尷尬立即升級了,一邊向她道歉一邊提出換成由我來購買團購券。
“按這個找人代付的按鈕就可以讓你付款了吧?”她笑嘻嘻地問。我還沉浸在對她變臉如此之快的思考中,手機已經收到了代付通知。走進KTV的時候,不付賬小姐興致勃勃地擠到最前面,揮舞著手機螢幕對朋友們說,“你們看到了吧,是我團購的哦!”我瞠目結舌,分不清這是她的另一個玩笑還是正常現象。朋友低下頭問我,是你代付的嗎?我點了點頭。朋友笑了,他說我就知道,我們會把錢給你的。
也許是那次成功的代付令不付賬小姐對我產生了某種友情,她開始主動對我熱情起來了,時常找我聊天。朋友告誡我說,不付賬小姐做人的宗旨就是不讓自己出錢,她家裏條件並不差,是個人性格比較奇怪,你不要跟她深交。然而我是難以拒絕不付賬小姐的熱情的。

« 人生皆是過客 | トップページ | 如何除掉心中的雜草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那個永遠不付賬的小姐:

« 人生皆是過客 | トップページ | 如何除掉心中的雜草 »